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热门推荐 钟表 珠宝 奢华服饰 名车游艇 豪宅会所 名酒雪茄 对话名流 行业 专题 图库
 
美好家居 行走天下 美容护肤 吃喝玩乐 明星

横店缔造者徐文荣:横店的过去 就是摸着石头过河

  • 字号
2014-07-17 01:32:08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刘科

  本报记者 刘科 发自横店

  8点半上班,12点吃中饭,下午1点半上班,6点下班,如果遇到家中有事或身体不适,他会提前在下午5点回家。晚上,偶尔看几眼拍摄自横店的影视剧,这是80岁高龄的横店集团创始人徐文荣退休后的日常生活。

  这个在过去几十年间善拐大弯的人物,看上去并没有明确的退休计划,甚至周末,只要人在横店,他依然在四共委(“共创、共有、共富、共享委员会”)的办公地上班。

  除了一位秘书,整个办公室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坐在偌大的空间内,很多时候,他是个安静的老人,但在与人交谈时,仍会流露出一种让人感到威慑的目光。

  在如今每年超过400亿元营收的横店帝国中,横店影视城仅仅是冰山一角,但却声名在外。

  作为影视之都,这里经常有大牌明星出没,当地百姓对此早已习以为常。

  某种程度上,这位耄耋之年的老人,才是横店这出大戏的真正明星,横店集团员工一般称他“老板”,亲密一点的人则尊他为“老爷子”。

  30年来,徐老爷子硬是将过去只有一条主街道,几乎全靠种地为生的浙江一个穷乡镇—横店,打造成了如今的全国经济强镇、旅游和影视名镇。

  这座小镇无处不显示着徐文荣的影响,在时代周报记者入住的宾馆房间内,整齐摆放着七本有关横店的书籍,其中包括他的口述自传《风雨人生》。

  和众多浙商一样,他白手起家,商业嗅觉敏锐,胆识过人,并且有能力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他的个人经历和一系列决定,至今深刻地影响着这个小镇的走向。

  双重角色

  和众多浙商一样,徐文荣的人生也为时代所造化。他出生在解放前的一个贫苦家庭,仅小学文化,对政治动荡的影响记忆犹新,也正因此,他在岁月磨砺后白手起家,商业嗅觉敏锐,胆识过人,并且有能力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在其自传中,他如是总结其一生:“苦难童年、风雨青年、奋斗中年、成功老年、伤感暮年。”

  1974年,徐文荣开始创办人生的第一家企业横店丝厂。日后,他陆续办过的工厂有好几百家,这其中许多工厂后来陆续关掉、垮掉、或者并转。

  在徐文荣早年的创业史上,敢为人先可谓一个特别的标签,进入上世纪80年代后,他涉足了磁性材料领域,继而将版图扩展至医药等多个领域。彼时的横店,即已经作为中国乡镇企业的一个标杆,被当时的经济学家和社会学者所瞩目。

  1998年,88岁高龄的社会学家费孝通曾专程考察横店,徐文荣与费孝通做过一次深入交谈。费孝通认为,苏南以集体经济为主,温州以个体私营经济为主,横店模式则是两者的结合。

  回头来看,在那个波诡云谲的时代转折点,任何人都试图将中国变成一个巨大的实验场,徐文荣也引领这个小镇走出了一条独特的成长路径,而能够将贫瘠的家乡变成富甲一方的村庄,某种意义上,徐文荣兼有企业管理者和乡村父母官的双重角色。

  当然,最令其声名鹊起的自是被称作“东方好莱坞”的横店影视城的诞生。1996年,徐文荣兴建了首批影视场景之后,大量群众演员拥入这座小镇。

  造城的初始只为吸引投资,在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横店集团的工业作为乡镇企业的代表在国内已有了很大知名度,但另一方面,在产业升级和吸引人才上,仍面临着现实瓶颈。

  之后,他按照1:1的比例,从山村里“炸出”了一座故宫,这成为横店旅游业发端之一,更是他亲手缔造的横店影视文化王国史上的浓彩一笔。

  1999年,徐文荣做出了令所有人瞠目的决定—任何剧组到横店拍戏一律免费。尽管在决策之时遭遇过内部的很多反对,但放在如今观察,这显然是个妙举,全国的剧组此后拥向横店,横店影视文化产业的雏形显现。

  2001年,徐文荣宣布退休,接任者是其长子徐永安,如今,他很少过问横店集团的日常运营,用他自己的话讲,“不参与,更不干预”。但毫无疑问,在横店,他仍有着独特的感召力和征服力。

  卸任后,他一手创立了“共创、共有、共富、共享委员会”,这是一个较难定义的身份—它并非政府部门,却在一定程度上扮演着政府职能,比如出资改造横店村镇的基础设施,建设中老年康乐园、健康咨询服务站等,提供资金用于扶贫工程,再比如每个月为符合条件的老人补贴数百元等。

  万花园替代圆明新园

  唯一令徐感到挫败的是被搁浅的圆明园复制计划。2008年,徐文荣对外宣布投资200亿元复制圆明园。其中,130亿元用于文物回收和复制,70亿元属于建设资金,这包括 44.7亿元的土地费用、公共配套设施费和26亿元园林建设费用。

  为此徐花15年时间考察筹备,甚至亲自赴北京圆明园遗址丈量了实际尺寸,并参照历史地理学家候仁之《北京历史地图集》中“清圆明园、长春园、绮春园”的平面图(咸丰十年绘)等图、书、文献资料,最终聘请70多位专家复原出设计图。徐认为这一项目至少可以带动3.5万人的就业。

  令徐文荣始料未及的是消息一出,各种争议纷至沓来,复建圆明新园项目被迫叫停。在他自己的口述传记中,他自称是伤感暮年,“我心中的苦,是不被人理解,我心中的痛,是因那些在台上不为老百姓做事的官员,而为我们党感到心痛,我的伤感与遗憾,就是那些明明能给老百姓带来好处的事情为什么不让你做”。

  7月11日,时代周报记者向他询问,现在是否仍有“暮年伤感”之情,这位80岁的老人说现在已经没有这种感觉了,这两年他正忙碌于一个全新的万花园项目。他自称是劳碌命,“苦命的人是不怕苦的,我知道,我这一生注定是要劳碌终年”。

  时代周报:你今年80岁了,还一直没有停止工作,现在主要在忙些什么?

  徐文荣:现在主要在忙四共委的事情,四共委是我退下来成立的,当时年龄稍微大些的员工,跟着我过来了。

  圆明新园不建之后,我在中央电视台发表过一个讲话,“如果在浙江不能造,那我在全国去造。全国不能造,那我去国外造。”后来央视播出的时候,“全国不能造,那我去国外造”这句话没有了。

  后来有三个国家邀请我们去建,但是(我们)都没有去,全国很多省份也邀请我去建圆明新园,我趁机去考察了一番,除了新疆、内蒙古以及黄河两岸大面积的水流冲击地,其它很多省份土地是乱用了,从这个角度讲,严控土地指标是对的。

  过去有一些反对(复建)的声音,现在发展影视产业是可以的,也许还会有反对声音,但我们已经不是复原了,现在做的万花园项目是在复原基础上的创新。

  万花园里有100个园林,一所园子里有一所房子,房子外面都是种树种草,房子没在花草之中,万花园有皇家建筑、官家建筑、商家建筑,还有洋家建筑和民家建筑,全部建筑会在花草之中,房子占的比例比较小。这其中只有皇家建筑部分是模仿的圆明园,里面有150米高、30米长的瀑布,还有国家林业局支持的5万平方米左右的皇家狩猎场,作为一个爱国主义教育的保护基地。

  这个工程从2012年5月开始炸山,用了1万吨的炸药,山上都是荒草还有土坟,坟都是一个一个搬迁到了公墓里,目前开工进展2年了。

  万花园分春园、夏园、秋园和冬园,春园争取在明年5月开业,夏园和秋园会在2016年3月左右完工,冬园可能要更远的时间了,按照规划,冬园是一个红楼梦园。

  现在中央提出来要文化强国,而且提倡要发展民族文化,现在我们恢复一部分圆明新园,是允许的,今年5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奇葆来横店考察时公开鼓励我们,万花园要大胆造,是好事啊。

  横店农村改革三部曲

  时代周报:过去经济界有苏南模式、温州模式这样的提法,也包括横店模式。过去几年来,像“温州模式”,遇到了一些困难,你怎么看待?横店模式现在有没有遇到困难?

  徐文荣:浙江省的很多企业过去都是短平快的项目起家,后来发展了一些科技项目,但是规模都不大,再后来像汽车等产业发展起来,规模变大了。现在这些企业都是量化(股份制)的,万向的鲁冠球也好,娃哈哈宗庆后也好,只有我们一家企业是不量化的。

  我们有一个志向,带动老百姓一起富起来。1990年左右国家推进国企改革,出台很多企业股份制的政策,各地乡镇企业也一哄而上,当时社会上很复杂,有毛派,还有其它各种思想,我们总结了横店的发展模式,成立了社团经济联合会。

  马克思没有出来的时候,意大利有个学者反对皇权,讲了很多反动话,抓了坐牢了,牢里关了30年,写了一本书《太阳城》,书里说,要让太阳照耀到每个人和每寸土地。

  我们提出社团经济,就是希望将太阳照耀到横店每个人身上。横店模式的核心是社团经济,宗旨是四共—共创、共有、共富、共享。特点是:产权共有,政企分开,社团主导,多轮驱动。

  我退下来时,提出了“用天下人,聚天下资、谋天下利”的理念,允许员工们拿股份,当时定的原则是“存量资产不量化,但增量资产可以拿来分股份”。

  过去有很多地方来横店考察,但都没有学好。如果有所谓横店模式的话,就是农村城市化、农业工业化和农民工人化,这是中国走向现代化的路。

  现在浙江一些民营企业日子很难过,靠银行贷款,现在省里主要在抓大企业,但大企业也很难抓,银行的贷款没有了,银行的负债率很高。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肯定会出现困难。

  美国很多资本家赚了钱,把企业越办越大,钱赚来后不是留给后代,都用在了公共事业和慈善上,这么比起来,我们企业家的思想境界还没有资本主义国家的企业家思想先进。

  时代周报:早在1994年,你就提出了“文化力”的概念,国家是在十七大之后才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文化产业,你的这一思路相当超前,当时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

  徐文荣:我做过商业、工业,样样东西都做过,横店富起来了,但富起来的人们却没有健康的文化生活,没有休闲娱乐的地方,外来的人才也留不住。那时,我就想把横店装修一下,而装饰的材料就是文化。

  农村的文化程度很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们每年组织200人出去学习,后来我们自己办技校、高中、大学,但是要外地的人才来横店太困难了,镇里只有一条6米宽的路,汽车开不进来,所以我们要拿出一部分钱,来承担一部分原本政府来做的事,比如我们搞市政道路、搞绿化、搞水电,现在我们移交给政府了。

  没有文化,人才是引不进的,文化可以装扮山河,可以带动服务行业,可以吸引和留住人才,所以当时提文化力的意思就是,“开发文化力,促进生产力,提高它的经济效应”。

  我们搞文化产业,先搞旅游,再搞影视产业,这个文化力是很重要的。

  过去我是坐拖拉机的,慢慢发展到可以坐奔驰车,现在的横店像城市了。

  时代周报:多年以来,你一直在为横店的“撤镇建市”努力。

  徐文荣:我认为,把农村人口向城市集中,在城市管理上可能会带来一系列问题,农民虽然进了城,但仍然在城市最底层,人格尊严得不到尊重。

  我给横店设计了一条路,三个三部曲,就是:从农业到工业再到第三产业;从农民到工人再到市民;从农村到城镇再到城市。改革开放以来,横店就是按照这条路来走的。

  一开始,国家发改委规定只要5万人口,一条马路一条街就可以批城市。东阳市不同意,后来我到北京去跑,请了十几个部的研究小城市的人,他们说可以绕过东阳。我说,不行,横店毕竟地方很小,这样做是走不通的,还是不批好。

  过去周边的磐安县很想跟横店并在一起,并进来后成立横店市,但市区放在磐安,他们希望把磐安的影视旅游产业带动起来,我们不同意。

  现在横店在搞浙江省的小城市培育试点,很多财权和事权放下来了,我现在不强调一定要(横店)建市,我更看重的是经济发展、企业发展,这才是根本的。

  “本质上我还是一个农民”

  时代周报:你过去有个观点,“办企业要关心政治,又不要追求政治”。这里有没有矛盾的意思在?

  徐文荣:是的,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我都当过,包括全国劳模也好,这些我从来没争过,实在推不掉,就接受了。

  县一级的争官是最厉害的,包括我们横店内部过去也在争,我曾经跟手下人说过,你们要是想去政府当常委,那请你离开集团。我的看法是,不要去争官,他们自己里面的官位都安排不下来了,你还去争官做干什么?

  时代周报:你过去还有个观点—改革的人会吃亏。

  徐文荣:我理解改革开放,是为我所用,好用的用,不好用的不用。改革开放后,出现过价格双轨制,造成了大量贪污腐败,这些东西不要去学,我们也学不过来。

  改革开放是很难的,执行起来更难,横店的过去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在实践中摸索出了一套办法,如果都按规定来,那还要什么改革?我掌握一条,只要是为老百姓办好事就不怕。

  一个企业家必须要懂政治,懂政治导向,像改革开放以来,都是三中全会来定路线,这次中央提出中国梦,中国梦的核心是什么,必须去了解。

  我认为,理解中国梦,跟老百姓有关的,有三个关联的意思在:一是文化强国,二是到2020年人民生活水平要翻一番,第三个是环保,这些都是与人民密切相关的,至于机构改革、反腐,这些都是政府要做的事情。

  十八大后,中央对城镇化工作开始重视,特别是去年底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里面提到,国家要强,农业必须强。国家要美,农村必须美。国家要富,农村必须富。这“三农”讲得透彻啊,横店正在往这个方向发展。

  时代周报:对于横店未来怎么走的问题,你最近有没有新的思考?

  徐文荣:我的梦想很大,能否实现是另外一回事。我现在在搞影视文化、旅游文化、收藏文化,根本是带动旅游,我希望每年能吸引1000万人到横店来。

  我们以后不会在横店新建项目了,但是随着旅游人口的增加,横店现在还缺高级宾馆,所以还在考虑建宾馆,但是不会去占用土地,可能会考虑建到荒山,在几个山顶上建宾馆,然后用“万里长城”连接起来,把横店的五万亩森林公园都包起来,既是景,也能防火,这是我想在横店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我希望未来可以到北京、上海、香港和新加坡等大城市去建窗口,把横店影视产业的品牌输出去。

  时代周报:你身上有很多标签,比如大队书记、“走资派”、农民企业家、人大代表、社会企业家、国家劳模等,你自己更看重哪个身份?

  徐文荣:我这辈子什么都做过,新中国成立后当了国家干部,当干部的时候受人排斥,不爱讲违心的话,就要受人控制和利用,所以从内心不愿意,辞了干部之后回家当农民。当农民后,做的工作很多,包括农业、统计、会计、乡改、林业,前前后后办过700多个企业,什么都做过,都是靠自己在慢慢摸索。

  我这样的人是土八路,可能比较爱学习。我这辈子想做的事,就是想改变横店,让横店的老百姓富起来,能过上与城里人一样的生活,让老百姓走向小康、中康、大康。我只不过是组织了机构,经营了企业,赚了一些钱,再回馈给社会,但本质上我还是一个农民。

  相关报道

  横店,强镇扩权的浙江样本

(责任编辑:HN027)

相关新闻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精编标题

推广
热点
免费问股,该出,该留?如何解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