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热门推荐 钟表 珠宝 奢华服饰 名车游艇 豪宅会所 名酒雪茄 对话名流 行业 专题 图库
 
美好家居 行走天下 美容护肤 吃喝玩乐 明星

倪妮:我有自己的节奏

  • 字号
2014-07-10 10:20:29 来源:北方网 
倪妮:我有自己的节奏

  在事先约好的咖啡馆找了个临窗的位子坐下,点了单,等着咖啡端上来。望向窗外,看到一个姑娘朝着这里走过来。瘦,高挑,腰以下全是腿,在初夏的阳光中,姑娘白得闪闪发光。穿得很简单,但随便用手机为她拍张照片,都能当街拍模板照。即使是视力奇差却一直懒得戴眼镜的我,也可以一眼认出,走过来的这个姑娘就是倪妮。

  有句歌词怎么唱得来着?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她走进来,在我面前坐下,笑得露齿,一对笑眼,几乎素颜。 “我没迟到吧?”“没有,是我早到了。 ”

  上一次采访倪妮,其实彼此都有点“拘”着。我问的问题四平八稳,她答得有礼有节,甚至连坐姿都非常端庄,像是在做工作报告。我觉得这次采访决不能“重蹈覆辙” 。 所以,在寒暄之后,决定以最喜闻乐见、几乎在任何场合都适用的聊天方式切入。

  “你什么星座的?”我问。

  “狮子。 ”

  “我是天蝎座。”

  “哦。”

  沉默。

  “其实我完全不懂星座这一套。”我说。

  “我也是。每次别人跟我聊这个,我都一头雾水。算过两次我的上升星座是什么,结果转头就忘了,什么上升什么月亮我都忘了。 ”

  我俩都笑了。

  星座又一次成为打破坚冰的利器。只不过,这次是歪打正着。

  我说你胆儿够肥的,居然素颜出街。她说并没有,你看!我不是涂了唇彩吗?我怕你觉得我面无血色。哈哈。然后,我们从睡眠聊到健身,倪妮兴致勃勃地从手机里调出自拍的腹肌照给我看, “我想练出那种马甲线,你觉得我现在练得有成效吗?”“有,非常有。那你节食吗?” “其实我特别好养活,只要吃蒸紫薯、南瓜、红薯、山药什么的就特开心,哦对了,每顿都得有肉吃。 ”我心里暗自点赞:倪妮啊,你不说相声真是可惜,这包袱抖得简直绝了。

  北方网内容及广告合作联系电话:022-23601782-8045

倪妮:我有自己的节奏

  从健身聊到新戏和旧作,然后又聊了好多电影、日常、童年……没聊爱情。两个并不怎么熟悉的人,对坐着聊爱情,这事听着就挺傻的,而且特没劲。但是,没聊爱情又怎样呢?女人的世界里并不是只有爱情对吧?回家后听采访录音,发现一个多小时里,我说话的时间加起来可能都没超过20分钟,基本上都是倪妮在说。我问她是不是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都这样不停口。她说,不是,我是那种聊得爽了就会一直聊的人。

  倪妮说自己没想过太多关于事业的事情,但是,她给我看了存在她手机里的两张照片,拍的是丰子恺先生所著的《梵高生活》里的两段话。一段是“古来艺术家有两种类型:第一,纯粹是一个艺术家或者技术家,我们鉴赏他的艺术的时候,只要看他的作品,不必晓得他的人格与生活如何。第二,不仅仅是一个艺术家或者技术家,而是一个人,我们要理解他的作品,先须理解他的性格与生活,不能离开了其人生而仅看其作品。“另一段是“艺术倾向客观的时候,艺术家的人与其作品关系较少。反之,艺术注重主观表现的时候,作品与人就有密切的关系,作品就是其人生的反映了。在作品中,我欢喜神韵的后者,而不欢喜机械的前者;在人中,我也赞仰以艺术为生活的后者,而不赞仰匠人气的前者” 。

  我问她,你想做前者还是后者?她很坚定地回答:想做后者。

  这是当天采访中倪妮最严肃的一瞬间。然后她就突然对我说,哎呀,好想吃Pizza。

  这种姑娘,谁能不爱呢?

倪妮:我有自己的节奏

  费加罗VS倪妮

  Madame Figaro(MF):你主要通过什么方式健身?

  倪妮:我买了个椭圆机,在家里练,还在网上下载了好多图片来激励自己。我觉得那些照片里的姑娘特别棒,特别性感,特别健康。我最瘦的时候瘦到92斤,但是现在慢慢练已经快100斤了,增加的都是肌肉,肌肉密度变大了。我原来穿裤子的时候裤腿都空荡荡的,就像两根筷子。我不喜欢这种豆芽菜筷子腿。我想要那种很健康的瘦,阳光,有线条。

  MF:有过突击瘦身的时候吗?

  倪妮:有过一次。当时去墨尔本拍杂志大片,刚到墨尔本吃的第一顿特别好,各种牛排、煎鱼啊特别香,我吃了很多。但是第二天起床就要去拍照。我当时就想,完蛋了,肯定肿得一塌糊涂。我的一个特别懂健身的朋友就教了我一个方法。他说让我在健身房跑一个小时,再练点别的,然后就睡觉,睡完觉起来再跑一个小时,然后去蒸桑拿,而且不能喝水,不能喝任何东西,什么都不吃,只能吃白煮蛋白。那次真是超级恐怖。我觉得还是循序渐进比较好。现在不是正在拍《匆匆那年》吗?从张一白导演和导演太太,到彭于晏,几乎整个剧组都是健身狂人。在这种气氛的督促下,我丝毫不敢懈怠。我们有时间的时候就会集体去跑步,我是第三集团的,永远赶不上第一集团。但跑完步就会觉得特别舒服。

  MF:《匆匆那年》是一部超红的小说。你接这个戏,心里有没有压力?

  倪妮:没有,从来没想过。我是出于自己喜欢的原因才接了这个本子,而不是说这个小说的销售量有多高有多少人气有多少人喜欢。唯一考虑的是我喜不喜欢这个故事,我喜不喜欢这个人物。

  MF:这次演学生,回到校园里,会不会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

  倪妮:我上学的时候特别没心没肺,不可能有那种刻骨铭心的经历。当时哪懂什么是爱情啊,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就喜欢那个。或许两个人在一起喜欢久了就没感觉了,遇到更帅的或者更打动你的你就喜欢别人了,可能有个人照顾你,有个人搭个伴看个电影,这就是上学时所谓的爱情了。其实那时候我也幻想特别美好的爱情,因为我上高中的时候爱看漫画,幻想漫画般的爱情,我也很向往那种故事,两个人爱得死去活来的。但是,从来没遇到过。

  MF:你上学的时候喜欢长得帅的?运动好的?还是学习好的?

  倪妮:长得帅的。谁不喜欢帅哥啊?有吗?好像也有哈。我从小就不喜欢那种话特别多的人,不过呢,这事也说不准,如果遇到帅哥,即使话多,我可能也忍了,哈哈。学生很八卦的,大家总是八卦哪个班有帅哥,哪个年级有帅哥,上体育课、放学上学的时候或者上厕所的时候大家都是成群结队的,就会讨论哪个班有帅哥,就会多看帅哥几眼,然后就会偷偷地暗恋别人,小孩无非都是这个样子。

  MF:对别人表白过吗?

  倪妮:表白?好像有。没成功。我小时候挺胖的,而且因为是练体育的,所以晒得特别黑,特别壮。当时,我们学校有文艺班,比如说学钢琴的、学唱歌的、学健美操的、跳舞的……都是仙女。那个班的女生才是全校男生的焦点。我呢,又壮又土又黑又傻,没有男生会注意到我。

  MF:有研究表明,以貌取人其实是最符合人类的择偶标准。

  倪妮:同意。哪怕现在我也不敢保证我不会以貌取人。

  MF:之前看了你演的《等风来》。怎么说呢……

  倪妮:我替你说吧,哈哈。说实在的我觉得我演得特别差,真的。我当时一直抱着这样一个概念,就是程羽蒙这种特别装逼的女人在现实生活中是存在的,可以说是普遍存在。我特别简单地认为把这种角色演好的标准就是怎么真实怎么演。后来看了片子我才意识到自己错了。一个角色是否成功,还是要看观众是否能接受。我可能是把她的阴暗面表现得太多了。当时觉得《等风来》不是喜剧片,所以我就没有往喜剧片那个方向去考虑,但是后来我自己看的时候也是觉得我的表演方式是有问题的,跟所有的演员都有点格格不入。

倪妮:我有自己的节奏

  MF:其实你拍这个戏挺走心的是吧?

  倪妮:对,拍《等风来》真是把自己折磨得够呛。很多场戏都把自己弄得特拧巴。我本身不是这样的一个人,但是你要活在这个人物这个心理世界里面,特别难受。我们刚到尼泊尔就把两场大戏全都拍了,而且是连着拍的,连着拍了12天的夜戏。那两场戏都是那种死去活来的拧巴、纠结,自己问自己问题然后自己解答,又逞强又脆弱,又软弱又要好像觉得我还是得活下去,我还得生活下去,还要跟王灿对着干……

  MF:你活得算拧巴还是比较顺畅?

  倪妮:我觉得我不是一个特别拧巴的人。我不会给自己没事找事。我会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去做,而且我现在明确知道我需要做什么。起码在现阶段,我最需要的是补课。以前跟朋友聊天吃饭,他们都会聊电影、演员,比如去聊《白日焰火》、 《天注定》这些新片,或者之前的电影。他们聊的时候我就特别“局外人”,虽然我在这个行业里,在这个聚会上,但是我完全融入不到他们的氛围里面。因为他们聊的东西我不知道,很多电影我都没看过,而且我之前也没有意识到要去补课,我属于那种感觉自己活得挺好就行了的人,完全不思进取。我喜欢看的就是动画、漫画,或者看书。现在我意识到这样不行。于是,我给自己订了一个计划,在朋友圈里看到有人分享的“大导演们心中的十大心水电影”什么的,我都记下来,然后去买DVD回来看。买了很多DVD,只要有时间,基本上每天会看3-4部电影,刚才来见你之前,我还在看《偷自行车的人》,真好看啊!还有《紫色》,你别笑,我以前真没看过。我需要补的实在太多了。而且,我原来根本不看日本韩国的电影,尤其是韩国的,我觉得肯定不好看,没什么可看的。现在我明白了,那是偏见,偏见源于无知。我过去真是太无知了。日本韩国有超多好看的电影……

  MF:你喜欢河正宇吗?(采访者瞬间忘记杂志记者身份,进入脑残粉模式)

  倪妮:超喜欢……(此处省略1000字花痴对话)

  MF:这次采访,你说话的量差不多是上次的十倍。上次采访的时候你特别正经,思路特别缜密,回答问题滴水不漏的。

  倪妮:啊?那种样子是不是挺欠抽的?哈哈。其实我真不是那样的人。 (可能是因为我当时问的都是些事业规划之类的问题,让你没法不严肃?)有可能。那些问题我根本没想过,我不知道我接下来要拍什么电影,要走什么样的演艺道路。我不会去想那么多。我不是一个得过且过的人,也不是什么都不在乎,但我有自己的节奏,我知道我要干什么,但我想的其实大部分都和事业无关。说到这个,我觉得自己挺双重人格的,而且情绪化。不管是拍戏还是生活当中都有这样的问题。比如说我不喜欢计划突然改变,我会不能接受。然后我喜欢特别随性的生活,想什么时候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喜欢别人给我定一个框架,把我框在这个框架里。所以有时候会让人觉得难以接近,有的时候又很随和。

  MF:哈哈,只要对我随和就行。

  倪妮:哈哈,好的。

(责任编辑:HN666)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精编标题

推广
热点
免费问股,该出,该留?如何解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