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热门推荐 钟表 珠宝 奢华服饰 名车游艇 豪宅会所 名酒雪茄 对话名流 行业 专题 图库
 
美好家居 行走天下 美容护肤 吃喝玩乐 明星

那些时装界的“琼瑶战于飞”

  • 字号
2014年05月03日05:22 来源:中国经营报 

  潮流反弹

  “抄”有千千结

  那些时装界的“琼瑶战于飞”

  何方中

  他是产出力旺盛、同时争议不断的行业“风头趸”,而她是这一行成名已久的“祖师奶奶”。这一次,他的新作做足铺垫、攒足话题而来,甫一亮相却被发现,有张按照“祖师奶奶”整容的脸:眼耳口鼻无一不是后者标志性元素的“饼印”——没错,这是最近抢尽头条的“琼瑶战于正”,但人物设定与情节发展可不仅仅局限于这一个故事。将“他”换作“小马哥”Marc Jacobs,而“她”则是无人不知的香奈儿女士,那一回,他动了她签名式的菱格纹包……

  类似的公案在时装界可谓层出不穷,种种来龙去脉,都能在“琼瑶战于正”的大戏中找到相应桥段。举例一:假如时光倒流三十年,回到琼瑶的全盛时代,同行后辈于正是否敢如此赤裸裸地跟老行尊别苗头,以至于后者“心如刀绞,一气之下已经病倒”?正因为琼瑶风格在新生代受众眼中已经像笑话多过像情话,才在某种程度上遭致于正如此肆无忌惮的“消遣”和“消费”。这种代际更迭、人走茶凉的情形,时装设计师Andre Courreges的体会恐怕只会比琼瑶更深。生于1923年的Courreges先生也曾名列法国设计界三大国宝之一,在科技风、未来风劲刮的上世纪60年代领风气之先。数十年来,他爱用的单纯明快的花朵图案、短上装与迷你裙的组合在潮流轮回中屡次重回“一时之选”的位置,Courreges本人却未曾再站上潮头。在米兰年轻品牌Moschino将奥黛丽·赫本在《偷龙转凤》曾穿着上镜的Courreges钟形帽和太阳镜照搬了一回,以及Prada2013春夏几乎原封不动挪用其花朵图案后,实际已不再掌控同名品牌的九旬老人Courreges 又能如何?

  举例二:《宫锁连城》之于《梅花烙》固然是照猫画虎,但“偷龙转凤”“正房水泼小三”之类的情节,就连琼瑶自己也说不清渊源。作家闫红就指出,说到清贫的家庭女教师、双目失明的有钱男人、庄园成为废墟,你以为这是《简·爱》?相似度极高的还有琼瑶的《月满西楼》《庭院深深》甚至张爱玲的《多少恨》,而《一帘幽梦》中也不时闪现《飘》的影子。说到底,跟越剧“私定终身后花园,落难公子中状元”的套路一样,这些全都属于鸳鸯蝴蝶文学无法抽离的固定模式。就好像Raf Simons在Dior 2013春夏女装秀上发布的玫瑰印花蓬裙,被指出与格蕾丝·凯利1954年拍摄《Life》杂志大片时曾穿着、出自著名戏服设计师Edith Head之手的一件作品雷同度极高。这的确一目了然,但又有多少人知道,Edith Head在她的年代,曾被认为是最爱“借鉴”Dior先生的New Look造型呢?在这点上,香奈儿就要高明多了:起源于15世纪的绗缝(Quilting)工艺和苏格兰坎贝尔家族图案,菱格纹在她之前早已作为一种服装元素而存在,可只有经过香奈儿的点石成金,它才一举成为面貌鲜明的风格指针。故此“香奈儿定义菱格纹”,就成为切实可追溯且纰漏不大的定论。

  另外,比“后辈抄袭前辈”更是非难辨的,还有“自己抄袭自己”这回事儿。君不见,琼瑶新戏《花非花雾非雾》就大量“回收利用”旧作《雁儿在林梢》与《心有千千结》,甚至人物姓名都不加改动。对此,网友曾有质疑:“完全是新瓶装旧酒的障眼术”。而跟这八九不离十的游戏,先锋了大半辈子的川久保玲竟也玩过一回。其品牌Comme Des Garcon推出的Black系列看似全新line,款式其实来自旧作,只是将颜色全部变黑罢了。多亏玲姐一贯予人破格出位的公众印象,如此重复自己居然也能博得“放个另类大招”的不赖名声。至于有些品牌热衷于将经典款式的细枝末节略作修改,就变成价格青云直上的所谓“复刻版”,心明眼亮的消费者自然会给出一顶名叫“江郎才尽”的大帽子。

  这样看来,所谓“抄袭”“剽窃”的是是非非,就一定是两败俱伤、没有得益者吗?也不尽然。要说抄着抄着反而终于熬出头,有这本事的当然非所谓的“快时尚”品牌莫属。这些牌子从来就不唱“原创”高调,它们需要的不是预测潮流、领一时风气,而仅仅是争取从大牌秀场到下单工厂之间的时间。除了手脚更快,它们也善于删繁就简,用大规模复制取代手工作坊里的一针一线,用平价面料、辅料替代大牌倾注了很多心力的矜贵设计。这么做不但跳过了技术上的难点,更可大剌剌为自己辩称“我们是从T台上获得灵感,而非成品抄袭”。对此各大牌虽如芒在背,却也苦无良策。看看,2007年Chloe是告赢了平价服饰Topshop,但2013年,米兰法庭又宣判Gucci起诉Guess商标侵权案败诉,真可谓防不胜防,胜算几成就更不好说。

  于是,越来越多被捏住了“七寸”的大牌和设计师放下身段、主动抛出橄榄枝,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快时尚品牌与它们的联名设计:一方面,大牌只需给出一些特别基础的边边角角,换言之,这样的付出成本极低、操作极简,与它们自己一年N季、一季N款的“精美巨献”完全没有可比性;另一方面,大排长龙抢购合作款的消费者,又似乎说明这种模式的确成功吸引到未来潜在消费人群的芳心。在这个香比花重要、好酒也怕巷子深的时代,快时尚品牌这一成功将大牌拉下水之举,不但洗白了自身黑历史更完成 丝逆袭,足以充实商学院教材中以小博大、四两拨千斤的案例。

  说到底,时尚圈的“抄袭”话题之所以如此复杂,既“兹事体大”又模糊无解,原因自然不止一个。从法律层面来说,时装产业更新换代极快,应季服装只要一过季就会变成“仓底货”,因此实力再雄厚的公司也不可能为每一款衣服申请专利。在很多国家的法律中,时装的具体设计、裁剪、面料和外观等都未纳入到版权法的保护范围中。

  而更值得业界深思的,则是设计师不再个性鲜明的面目,与愈发淡化的“合为时而著、合为事而作”的大时代情怀。过去的年代,香奈儿的风格来自她童年的修道院成长印记和倡导“新女性新生活”的傲骨,Balenciaga那打翻了调色盘的异想世界则与她出身热爱艺术的贵族世家密不可分;如果说Dior的New Look是“顺流”,充分满足二战后女性对纤细、优雅、柔美的渴望,YSL的吸烟装则逆流而上,赋予女性挣脱传统性别观念桎梏的自主态度。在时代变革与转捩的丰沃土壤里,设计师本人的独特阅历开出百媚千妍的花朵,由此催生的创意才足以产生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性力量。当今的设计师,充门面的多是“科班制造”的标准化简历,已是一重先天不足,更遑论不得不屈从于消费的超强操控力,时装设计原本“自由表达”的意义被极大弱化,迎合与趋同也就没可能不甚嚣尘上。种种“琼瑶战于正”的怪圈,正是时装界在今日趋于停滞、陷入困境的一个缩影。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精编标题

推广
热点
免费问股,该出,该留?如何解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