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热门推荐 钟表 珠宝 奢华服饰 名车游艇 豪宅会所 名酒雪茄 对话名流 行业 专题 图库
 
美好家居 行走天下 美容护肤 吃喝玩乐 明星

军国歧途 民本主义最终走形

  • 字号
2014年05月03日05:21 来源:中国经营报 

  萧西之水

  二战结束之后,当军国主义最终消亡、学者扔掉“皇国史观”之际,回首历史,猛然发现在“荣光的明治”与“黑暗的昭和”之间,曾有人强烈呼吁民主,联想到这一时期民众运动高涨,百家争鸣,不由得冠以“大正民主”这一称呼。

  应该说,这一称呼主因,便是吉野作造所言“民本主义”。

  其实“民本”就是“民主”。Democracy一词虽早有译为“民主”,日本也早已是立宪国家,但在“君主”名下必然要避讳“民主”。老公知茅原华山便从《孟子》中借出“民本”一词,在近代民主之中掺入了古代民本思想;吉野作造进一步将其发扬光大,要求高层政治家以全体国民幸福为基础制订国家政策,形成了日本风味的“民本主义”。

  矛盾,贯穿吉野、贯穿民众

  说起吉野作造,不得不提他存世的两张著名照片。

  两张照片均拍摄于1920年前后,吉野作造40岁左右,已经是东京帝国大学教授,著名公知。第一张照片中,他与年幼儿女一起玩耍,尽享天伦,表情放松;第二张照片却坐拥家长威严凝视前方,照片两旁还有家里的佣人。

  按史学家成田龙一解释:第一张照片中,吉野以普通家庭成员身份出现,象征着“私”的尊重;第二张照片中,吉野却以家长身份莅临全局,象征着“公”的严苛。两者构成了一个巨大矛盾:这位思想家尽全力宣扬民主制,意欲破除传统、迎来新制,却依然在家庭内保持着家长权威,继续传统。

  一人两面,本不足为奇,但纵览吉野作造一生,言行间充斥着大量矛盾:支持民族独立运动,与孙中山、吕运亨等革命家惺惺相惜,却称日本对华“二十一条”是“为维护日本利益所不可少”;主张知识分子团结起来,在1918年组织了著名公知团体“黎明会”,却拒绝了著名公知长谷川如是闲加入,只因为他是记者出身、而不是大学教员;与东京帝国大学同僚上杉慎吉为理念问题对峙激烈,见面却从来都如同没事人一样相互寒暄。

  可以看出,在这位近代思想家身上,“矛盾”二字贯穿始终。究其原因,也与当时日本民众的矛盾情绪有着很大关系。

  1905年日俄签订和平条约,紧接着爆发了国民集体打砸抢运动——日比谷烧打事件。两件事发生在同一时期,正如吉野作造日后回忆“日俄战争一方面让国民陶醉于帝国主义海外发展,一方面也敦促国民自觉增强民智、朝着民主方向努力”。早在吉野作造走红前10年,民族主义与大众启蒙这对矛盾就在民众心中深深扎根。

  两种思路日后分化出两大派系:一者是劳工运动,主张保障劳动者权益、增强普通民众话语权,推进普通选举;一者是国粹运动,鼓动极端民族主义,意图废除官僚体系,最终为法西斯势力提供了理论支持。

  二十世纪初,日本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潮,国粹运动又长期缺乏领导人。在这种现实背景下,吉野作造“民本主义”融合两种运动的共同点——重视民权,承接1912年美浓部达吉提出的“天皇机关说”,直接挑战藩阀权威。但在吉野作造本人性格与经历限制下,“民本”也多少偏离了“民主”本色。

  “民本”只能半途

  1916年,吉野作造在大正民主最大阵地——《中央公论》上发表《解读宪政本意、论宪政有始有终之路》,里面针对Democracy提出了两种解释方法:(1)国家主权法理上归于人民(民主);(2)国家主权活动的基本目标在政治上归于人民(民本)。

  很明显,吉野作造本意是为“民本”找到理论基础,以防政府借进攻“民主”而消灭“民本”,是为自保之策。但这里隐藏着一个极为可怕的命题:要是人民主张对外扩张,日本高层也要遵循这种意愿。一旦有人蓄意煽动民意,倒逼政府扩张,局势就会一发不可收拾——这恰好是日本发动二战的重要原因。

  当然不是说民主本身不应该支持,而是要理解一个道理:每当国家处于上升期、民族主义浪潮高涨之时,思想家并不应该仅是要求政府照顾民众愿望,更重要的是普及法治化常识,不因人的身份而出现不同标准。如果仅因民众意愿而剥夺了他人生存权利,那就不能再称作民主,而是多数派暴政,一如古希腊雅典民众投票杀死苏格拉底。

  吉野作造并未意识到这一点,他的所有诉求都是基于当时那种矛盾民意而生,自然一方面维护民众权益、一方面支持对外扩张,民本主义只能看做是两者的“最大公约数”。

  进入二十世纪20年代,维护权益派借助社会主义者的力量而走向工会抗议,对外扩张派则反对英美为主的西方文化渗透,最终形成国粹团体。民本主义虽为两者母体,但由于没有更多新鲜思想,逐渐失去了其往日吸引力,1920年8月,成立不到两年的黎明会宣告解散。紧接着,因景仰吉野作造而出现的学生团体“新人会”也将吉野理论视为过时,成为马克思主义引入日本的先驱。

  由于吉野作造本人的欠缺,很多人对民本主义也颇有微词,认为这种民本不过是一种假民主,最终还是要拥护天皇专政。然而借用电影《霍元甲》一语:武术本无高低,习武之人才有高低。民主也好,民本也罢,本质上都是为国民争取权利的一种理论,能够提出这种理论,在那个藩阀独大的时代本身就是一种创举,而日式民主如何继续发展,本来也应寄希望于后人努力——民主事业本来不是一代人就能完成的。

  作者为新锐日史作家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精编标题

推广
热点
免费问股,该出,该留?如何解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